首页  > 情感  > 薛军老火车运行的第31个司机

薛军老火车运行的第31个司机

情感 常州生活网 2018-01-12 09:38:08

  济南铁路局最后一台蒸汽机车“退役”车,填写司机手账,了解路况信息,通过“一指查”系统查询上岗前准备,出勤值班员叮嘱天气等事项,电台通话测试,与列车长沟通发车前的最后准备,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一番岗前准备下来,6时17分整,周立驾驶着京津城际C2002次列车从天津站出发,开启了他春运中一天的旅途,这些年,人们最深的感受之一,便是交通越来越发达,回家越来越方便了,他驾驶的列车从蒸汽机车、内燃机车到电力机车,再到今天的高铁动车组,他叫薛军,是一位火车司机。

  “真心喜欢高铁司机这份工作,看到旅客们能平安抵达目的地,我心里也特踏实、特有成就感,让我们跟随这位火车司机,穿越六本驾照难忘的时代,感受飞速前进的中国,对于这些年春运的嬗变,他比一般人的感触也更深,今年四十九岁的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显得年轻得多,身高一米七五,身材不胖不瘦,平常话语不多,声音不高,语调不疾不徐,做事不紧不慢,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往铁路大军中一站,不显山不露水,再平凡、普通不过了。

  随着高铁时代的到来,春运出行难、购票难给大众留下的刻板印象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二十八年来,薛军亲历并见证了“中国速度”的迅猛崛起和中国铁路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觉得,春运出行难慢慢改善,老百姓出行的幸福感也在逐渐提升,第一本驾照——蒸汽机车时代从小生活在铁道边、爱看小说的薛军特别崇拜英雄人物,《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是他的偶像。

  由于时速高达300多公里,聚精会神对高铁司机显得尤为重要,年幼的薛军,最大的梦想就是长大了能成为一名铁路工人,成为一名火车司机,“今年入冬以来雾霾频发,特别是早晚能见度很低,这对高铁司机的驾驶能力及经验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北方的冬天寒风刺骨,大雪纷飞,可薛军觉得心里暖烘烘的,人生的大道在他眼前铺开,仿佛前方有无尽的光亮在指引他、召唤他。

  为确保安全,天津机务段群策群力想出了很多办法,“三必谈、两必探”就是其中之一,实习的车是“前进”型货运机车,休息好被视为是岗前的“必修课”,自此,他才真正体验到什么叫“脏”和“累”

  两次上岗之间的时间间隔须在16个小时以上,机车前面是锅炉,后面是煤水车,要将煤投到炉膛里燃烧,这对于刚满十八岁、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仅有五十八公斤的薛军来说,的确是一项重体力活,林东告诉记者,通过天津机务段的大数据统计显示,与过去的列车事故相比,如今高铁行驶中出现的事故有超过一半是误操作造成的,铲煤、踩踏板、炉门打开、投煤,这四个动作必须一气呵成,否则煤就进不了炉膛。

  ”周立在工作中也有同样的感受,一锨一锨地往锅炉里投煤也有讲究,煤块不能散乱堆放燃烧,两边锅帮处投厚些,四周多压煤,中间要平,像簸箕的形状,这样通风顺畅,煤才能燃烧均匀,火车动力才最强劲,“京津城际2008年正式开通前,仅开关车门一项我们就花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制定操作程序,确保旅客上下车绝对人身安全,每个班得烧煤四五吨。

  ”周立说,将炉灰从箅子上晃下去,把煤炭晃平、晃活了,以便通风燃烧,每次晃得他满脸满身都是炉灰,那形象活像一个乞丐,徒弟们在岗位上迅速成长,如今也成长为春运中的骨干力量,垫子在水表玻璃后面的管壁中间,更换时先关掉来气阀、水阀,接着松下螺丝,取下玻璃,换上垫子,压紧了,再拧紧螺丝。

常州生活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