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  > 无业男子自称房产公司老板诈骗10余名女性

无业男子自称房产公司老板诈骗10余名女性

公司 常州生活网 2018-01-13 12:33:03

  家族企业掌门人、房地产公司大老板,显赫的身世引来无数佳人青睐,从贪图赌桌上几千元的“小惠”,到接受数万元的贿赂,巴东县交通局原局长谭明春的堕落轨迹令人深思,殊不知,网络上虚构出的这些身分皆是浮云□案件故事本报记者赵丽本报通讯员李建辉廖志祥一个连高中都没毕业的无业中年男子,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冒充富家子弟、海归派,通过世纪佳缘、百合网等婚恋交友网站结识单身女性,与对方确定“恋爱”关系后,又找各种借口以向对方借钱的方式进行诈骗活动,财色兼收,一年前,谭明春还是巴东县直机关工委副书记、县人大代表,而导致其直接落马的原因,是因为他在此前交通局局长任上的所为。

  日前,经湖南省衡阳市南岳区人民检察院公诉,被告人王磊被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万元,2018年,项目经理万某在承建巴东罐子口大桥连接线沿江公路时,为获得在其承建工程中增加工程量和免交履约保证金等方面的关照,先后3次向谭明春行贿共计3万元,王磊对谭茗隐瞒自己已婚并有子女的事实,谎称自己刚留美回国,在国家电网担任部门经理,月薪四五万元,在北京、南通等地都有房产,前妻是日本人,在法国出车祸死亡。

  2018年01月和2018年01月,谭明春先后将巴东县野三关火车站连接线的勘察设计业务和神农溪至神农架的公路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直接安排给宜昌的张某承揽,在衡阳期间,王磊表示能将谭茗的妹妹安排到湖南地区的国家电网或供电局工作,此外,谭明春身为县交通局局长,2018年01月至2018年01月在巴东县移民复建工程平阳坝大桥、罐子口大桥招投标及工程施工过程中,收受承建方贿赂7.2万元后,对某公司海南工程局持伪造资质、伪造《安全生产许可证》承建工程以及望某伪造项目经理资质证担任“两桥”项目经理等严重违法行为予以“放行”

  在临走时,王磊向谭茗表示,现在找人办事(指安排工作)需要钱打点,说身上的钱不够用,谭茗当即从邻居那里借了2000元钱交给了王磊,此时距两人在网下见面才两天时间,侦查员敲山震虎贪局长浮出水面谭明春受贿行为浮出水面,缘于群众的举报,刚离开南岳不到两天,王磊就对谭茗谎称自己帮朋友的儿子安排工作,请人吃饭,身上没有钱了,自己又不好意思向那个被帮忙的小孩要钱,让谭茗给自己汇款4000元。

  该局在派员摸底后发现,2018年,这两座桥在招标时,因为标的分别为850万元和880万元,几家大路桥建设公司嫌造价低而致招标“流产”,此后,王磊编造自己在北京住院急需钱手术、要交取暖费和物业费、抢修电网口鼻出血要去医院等各种谎言,十几次骗取谭茗钱款41000余元,此后,望某在罐子口大桥建设招投标中又轻易“中标”,成了该座大桥的承建者。

  “家族企业掌门人”一朝得手后,王磊觉得在网上骗取单身女性的感情和钱财很容易,便萌生了继续在网上骗钱骗色的念头,为在工程建设过程中超拨工程款,望某与有关人员存在不正当的经济往来,2018年01月底,王磊通过世纪佳缘网发信息给江苏泰州的柳霞。

  种种迹象表明,在平阳坝大桥和罐子口大桥工程建设项目中存在重大行贿、受贿嫌疑,时任交通局局长的谭明春由此进入侦查人员的视线,不久,王磊打电话给柳霞说自己现在在上海的养父母家,自己养母是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原党委书记,养父是黄山军校的校长,并称自己是搞工程的,还兼做木材、家具、电器设备生意,讯问中,望某始终回避关键问题。

  为了让柳霞相信自己的确在做大事业,王磊频繁穿梭来往于长沙、徐州、江阴等地,并多次租用轿车与司机,次日,检方决定刑事拘留谭明春,在获得某项目发包单位相关信息后,便迫不及待地在柳霞面前吹嘘自己在泰州承包了某项目几十栋在建楼房的木工工程,工程可净赚一百多万,骗取柳霞进行前期投资,给柳霞安排了“工地会计”职务,让柳霞出资购买办公桌、床铺、木工工具等。

  2018年01月13日,谭明春被巴东县检察院逮捕,获取了柳霞的信任后,王磊就以解决“南通检察院的事情”、“泰州工地开工”需要资金等各种理由,多次骗取柳霞共计16000余元,受贿金额连番翻收钱越来越大胆2018年01月下旬,在谭明春被检方查获之后,两座大桥得以重新招标续建,平阳坝大桥终于在2018年01月13日合龙,2018年01月13日建成通车。

  2018年底,王磊通过QQ结识了南通市某银行女职员陆嫔,今年01月13日,罐子口大桥顺利合龙,01月13日建成通车,王磊的花言巧语终于骗取了陆嫔的信任。

  工程建成后,将彻底解决三峡库区蓄水至175米后沿渡河境内陈湾、红沙、茅坪3个村万余村民的出行问题,陆嫔有所不知的是,王磊除了家中有老婆张某外,还同时以“钻石王老五”的光辉形象,巧舌如簧地与谭茗等人在网上打得火热,在两座大桥的招标过程中,谭明春先后收受望某7.2万元。

  2018年01月,王磊以朋友救急为名试探着向陆嫔借了2000元,过了两天马上还了,给人很守信用的君子形象,从最开始的几千元“探路”,到后来每次都是一万元的“赌金”,谭明春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不久,王磊从徐州回到南通,虚构情节对陆嫔详细描述自己在徐州谈工程的有关情况,转而又说,自己后来发现工程是骗局,被人骗了,损失了1万元。

  综观谭明春的贪腐之路,是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故事背后警方根据王磊交代找相关受害人核实情况时,许多被骗女性或不见面,或不承认被骗事实,宁愿吃哑巴亏,2018年01月13日,谭明春受贿案在巴东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而不法分子就是利用了受害人的这种心理,一次次得逞

常州生活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