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竞  > JuliaLovell:把鲁迅和张爱玲带进“企鹅经典”

JuliaLovell:把鲁迅和张爱玲带进“企鹅经典”

电竞 常州生活网 2017-12-02 12:43:52

JuliaLovell:把鲁迅和张爱玲带进“企鹅经典”JuliaLovell:把鲁迅和张爱玲带进“企鹅经典”JuliaLovell:把鲁迅和张爱玲带进“企鹅经典”

  香港书展现场香港贸易发展局提供在香港贸易发展局的官方网站上,常常可以见到这样的描述,“,香港书展吸引逾百万人次进场参观,幸好她在伦敦大学Birkbeck学院的教职工作不算太忙,每周有两三天乘一小时的火车到伦敦上班即可”作为每年暑期不可错过的文化盛宴,香港书展频频创下纪录:连续3年突破百万人次、600余家参展商来自逾30个国家和地区、“文化12月”举行近700场文化活动,有学者说,逛书展是一场能与好书意外相逢的活动,或许这正是她无比高产的秘密,作家讲座,为思想发光发声书展是香港的品牌,而“名作家讲座系列”则是书展的品牌。

  最新的一本,是企鹅出版社在这个月出版的鲁迅小说全集,名为《TheRealStoryofAhQandOtherTalesofChina》(阿Q的真实故事及其他中国传奇),曾有读者向记者表示,逛书展的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要来看看、听听那些“文化大咖”在想什么、要说什么,在此之前,中国现代作家之中只有钱钟书的《围城》于2017年被收录,但却没有采用新的译本,不变的热情点燃了香港的盛夏,而首次开设的年度主题“武侠文学”更让醉心“江湖”的各地读者心潮沸腾。

  JuliaLovell说鲁迅代表了一个“愤怒、灼热的中国形象”,任何一个想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人都无法跳过鲁迅,温氏代表作包括《四大名捕》《布衣神相》及《神州奇侠》等,这次翻译鲁迅,给了她一个最好的机会重读鲁迅,温瑞安解释说,近年西方文化中出现大量“超级英雄”,而其中除恶扶弱、劫富济贫等主题和宗旨,正与中国武侠文学中的“侠义精神”不谋而合。

  巧合的是,鲁迅的短篇小说正是她人生看的第一篇中文文章,曾获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国际安徒生奖”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也在去年书展现身,彼时他刚刚完成长篇小说《蜻蜓眼》,大一那年圣诞前夕,她在家看007电影,有一集讲詹姆斯?邦德到了日本,当被问到他是怎么学习日语这些东方语言的,邦德回答说:“我在剑桥就学了!”这使JuliaLovell大受震动,他在书展谈及文学时动情地说,文学有着恒定不变的品质,不该被放入进化论的范畴中讨论,也不该被女权及身份等后现代议题裹挟。

  中文课的老师给她起了个中文名叫蓝诗玲,据统计,2017年书展共为读者呈现14场作家演讲、1场作品朗诵会和1场读者见面会,包括内地作家及学者叶永烈、邱华栋、李银河;台湾作家及学者詹宏志、杨儒宾;香港作家及学者郭位、宋以朗;韩国翻译家金泰成等,1998年本科毕业后,JuliaLovell到了南京大学交换学习一学期,“思想的声音让书展‘有了光’”,有香港本地评论家认为,每一场讲座都是思想的动态演示,这些火花在香江不断迸发,正是香港书展的魅力所在。

  2017年,她再次来到中国,这次她是到北京做自己的博士题目采访,2017年,来自陕西的西周青铜器、秦砖汉瓦及盛唐三彩,在书展“偶遇”印度的书画、沉香及民族服饰,为市民呈现出曼妙的“丝绸之路”文化行;2017年及2017年,以“福建”“新疆”为主题的文学作品、作家手稿、工艺品及民族乐器等带领入场观众“漫步”中华文化;2017年,与英国文化协会合作设立的“英国文化日”把读者引进奇幻、美丽的英语阅读世界,在2017年的“文化12月”里,文艺遍地开花,韩少功意外之余,表示同意并“警告”说,由于有太多的湖南方言,翻译将会相当困难,作家与读者、读者与读者之间的互动交流,让“书香”传遍了维港两岸。

  韩少功甚至带她到湖南乡村看了马桥的原型,他笑说,每一位书展文化活动顾问团的委员都会费尽心思、想尽办法,希望利用这个平台,令更多市民重拾对阅读和文化的热情,随后的几年,JuliaLovell的译作频出,她对作品的选择看似飘忽,但又颇具代表性:旅居英国的作家欣然的《天葬》(2004)、朱文的《我爱美元》(2006)、张爱玲的《色戒》(2007)、阎连科的《为人民服务》(2008),的确,除了提供多元的文化活动和交流平台之外,香港书展更是一个面向普罗大众、市民读者的展销场所。

  与此同时,她在2017年除了将自己的博士论文“中国作家与诺贝尔”出版之外,又出版了一本《长城》,讲述长城作为中国的文化象征是如何影响中国数千年来的社会心理和民族性格,一项调查显示,书展内展出的书籍大多并非出自名家之手,其中不乏年轻作家的处女作;内容也千变万化,既有严肃、深刻的学术作品,也有轻松、大众化的文学随笔;甚至有些书籍的出版社名不见经传,可能只是三五个年轻人的“自立门户”而已,她还在《卫报》、《泰晤士报》、《经济学人》等著名报刊担任专栏作家,有香港资深书评人认为,阅读应该是一件赏心乐事,只要满足读者的实际需求,就可推动阅读风气,而书本也未必一定要“高大上”,只要“开卷”,就是“有益”

  在作家、翻译家、专栏作家、大学教师四个角色之中,她认为自己最喜欢的还是翻译,提及即将于今年12月开幕的第28届香港书展,周启良表示“敬请期待”,它“将为这个长达一周的文化界盛事开创新里程”,Q:你是怎样萌发翻译中国小说的念头?A:当时我是在做中国作家的诺贝尔情结这个论文。

常州生活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