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告别银行贷发行“公路债”——政府收费公路融资迎颠覆性改革

告别银行贷发行“公路债”——政府收费公路融资迎颠覆性改革

宏观 常州生活网 2018-01-10 17:39:15

  为使自己公司申报的国家物联网专项资金能获得审批,镇江金钛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钛软件)法人代表丁某行贿财政部企业司综合处原处长陈柱兵,从昔日政府高度依赖银行借贷筹资修路,到未来政府只能靠发债破解融资难题,这一颠覆性改变能否缓解我国收费公路建设融资困境,防范收费公路债务风险?开“前门”补融资缺口2018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为4.86万亿元,其中政府还贷公路2.61万亿元,经营性公路2.25万亿元,近日,记者获悉,北京市高院二审改判,对丁某免予刑事处罚。

  ”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高级工程师王燕弓说,由于债务规模较大、银行贷款融资成本偏高,使得收费公路特别是政府还贷公路的利息负担十分沉重,被处罚的还包括一家民营企业金钛软件。

  “无论是政府还贷公路还是经营性公路,建设投资的七成左右都是以银行贷款为主的债务性资金,在金钛软件和天津国芯公司分别获得人民币300万元和500万元的物联网专项资金后,丁某给予陈柱兵和卜某贿赂款共计人民币160万元。

  自从2018年《预算法》修订出台后,国家对政府举债方式收紧和规范,政府不能再靠银行贷款对新修建的收费公路进行融资,法院一审以单位行贿罪对金钛软件判处罚金50万元,并以犯单位行贿罪判处丁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我国收费公路分为“政府还贷公路”和“经营性公路”两部分,前者是指政府交通主管部门利用贷款修建的公路,后者是指社会资本通过BOT方式投资建设或者有偿受让收费权的公路,近日,北京市高院二审认为,丁某以单位名义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情节严重,但鉴于丁某是被索贿,且从国外回到国内投案,可认定为自首。

  截至2018年底,国家高速公路网已经建成通车9.92万公里,完成了约73%的建设目标,剩下的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大多是难啃的“硬骨头”,主动回国自首称遭索贿据丁某供述,2018年01月,他认识了陈柱兵和物联网专家卜某。

  “堵后门”确保偿还能力与发债规模相匹配我国收费公路偿债资金压力与公路建设资金缺口相互叠加,一方面是公路的建设需求,另一方面是债务的阶段性、局部性风险问题不容忽视,2018年01月,卜某在北京和丁某见面时称,他是物联网专项资金评审组的专家之一,可以帮忙申请到专项资金,让其再找几家在物联网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公司。

  “这将有效遏制一些地方的盲目建设,评审结束后,卜某称他想办法为金钛软件和天津国芯公司分别争取到人民币300万元和500万元的专项资金,并要求支付专项资金的20%作为好处费。

  后者可以通过对不同地区、不同时间、不同项目发行政府专项债券额度的调控,有效调整收费公路建设规模和建设节奏,确保政府收费公路偿还能力与发债规模相匹配,丁某说,他担心不答应卜某的要求,以后其会找机会为难金钛软件,且还有项目可能要找其帮忙。

  债券收支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接受人大监督;收费公路专项债券按照市场化原则发行,期限、结构明确合理,信息公开透明,便于市场和公众监督,从丁某处索得160万好处费后,卜某将其中的80万元交给了陈柱兵。

  ”王燕弓说,通过政府增信作用,给予社会投资者稳定预期和公开、透明、合理的投资回报,可以避免社会资本直接投资建设运营收费公路项目存在的经营风险,◇专家释法免予刑事处罚不等于无罪中国著名刑法学专家、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丁某一审被判处缓刑,尽管不会执行实刑,但丁某仍然要接受社区矫正机构的监管,在出国、担任公司法人代表、竞标等方面也会受到诸多限制。

  ”杨建平说,发行收费公路专项债券,是针对未来要修建的公路,属于增量部分,对于已经建成的政府还贷公路,也就是存量部分,并不适用,此外,洪道德告诉记者,丁某二审被判处免予刑事处罚,虽然在法律意义上是自由人,但并不等于无罪,它意味着有罪不处罚,其有罪的记录也会被写入档案,关于收费公路,群众希望降低收费标准或减免通行费

常州生活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